……憋了三周放弃了……

还是写点轻松的东西吧我就是个逗比为什么要逼自己……

搬家之后肆无忌惮地沉迷屁股毫无产出,真是个渣渣……

这个赛季依旧不敢大号用半藏去打排位,真是个渣渣……



=========================



杀死岛田半藏

 

 

作者:苍瞳

原作:OverWatch/守望先锋

配对:岛田源氏/岛田半藏

等级:R

警告:略黑的源氏

总结:一本杀掉岛田半藏的教程指南。

 

 

 

 

你更得父亲宠爱,忍术上也更有天分一些;但他比你年长三岁,剑术刀法略胜一筹、努力刻苦沉稳谨慎,要对付他会相当不容易。好在你有足够的时间,你也足够耐心。

那么,要如何杀死岛田半藏?

 

 

 

*用稚嫩的手指

 

第一次是岛田家的小少主正要练完字时候。

他被一只小手拉住了衣服后摆,落在纸上的最后一笔就被扯得歪歪斜斜不成样子。半藏放下毛笔皱着眉毛回头看他五岁的弟弟:“这次又怎么了?”

那时候源氏才刚到桌案高,垫着脚去瞅兄长在干什么还有些困难,但这也不能阻止他努力伸长脖子带着被责骂后的委屈,瘪着嘴巴望着正要生气的哥哥,半藏顿了顿,换了个温和点的口气:“怎么了?”

“猫!看,是猫猫!”半藏被源氏牵着手绕了一大圈带到库房后方的小院,他顺着弟弟手指的方向望上去:一只灰褐色的幼猫被卡在樱树的枝丫顶端,瑟瑟发抖摇摇欲坠。“哥哥,”源氏眼里的恳求满得几乎要溢出:“救救它吧。”

即使在岛田家,攀爬几人高的大树对于个八岁孩童也过于危险,但在幼弟眼里哥哥似乎无所不能。半藏望着畏缩的幼猫吞咽了一下,挽起宽大的和服袖口:“你往后站一点。”

 

这次鲁莽尝试的后果是半藏摔断了右腿的胫腓骨,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应该庆幸小少主反应够快在坠落时候换了个姿势”家族里的医生这么说:“如果摔断的是颈项或者脊柱,后果不堪设想。”源氏在听到这些时候才止住了泪水又决堤一般往外涌,哇哇大哭着要往半藏房里钻。父亲一把捞住了他,面色沉重地叹了口气。

后来他们有了一只叫“鳗鱼饭”的灰褐色虎斑小猫,吃很多长特肥。半藏能下地那天源氏抱着猫在他房间门口探头,怯怯地不敢进去。鳗鱼饭挣脱源氏手臂欢快地跳过去蹭半藏还包着纱布和夹板的腿,半藏伸手去挠猫咪下巴就听到弟弟软糯的声音,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叫他哥。

他把猫咪抱进怀里,冲弟弟拍拍旁边的位置:“源氏,来,快过来。”

 

“哇哥哥对不起害你差点死掉了哇呜呜呜对不起!”

“喂喂,别哭嘛……”

 

 

 

*用沙哑的声音

 

第二次是他的哥哥二十岁。

半藏被面朝下按倒,伏趴在床榻上,从颈后到背脊全是汗湿的痕迹,几缕长发凌乱地散落在脸颊边,空气中充斥着黏湿又沉重的喘息。震惊使他行动迟缓,另一种更能难以言喻的情绪让他畏手畏脚,苦不堪言。

“源氏,”年轻的少主咬牙切齿:“你疯了!”

而当年不足桌案高软绵绵的小孩子不知不觉都快比他还高,曾经被训斥两句会眼圈发红的小哭包此时此刻却借着酒意用蛮力把他敬爱的兄长按在身下。“哥”,他把额头抵在对方布满冷汗地后颈皮肤上,滚烫的下身贴在对方身后,声音像是直接舔进人脑子里般沙哑,震得被禁锢的人浑身战栗:“哥,帮帮我。”

半藏猛地用后肘撞击身后人的腹部甩开压制却被过早地看穿动作,这回源氏镇压的力道因反抗而更加暴戾,逼出对方喉咙里一声没忍住的咆哮。他兄长左半边身体新刻上的龙纹红肿刺痛,此时更是由于被暴力对待而渗出鲜血,一颗颗血珠从细密的伤口里钻出又被人一点点吮吸干净。源氏啃咬他纹身的模样像是要把它们连皮带肉活生生剜下,他对那一片象征家族印记的恨意滚烫得要灼伤皮肤,岛田家未来的家主在这一刻,在他自幼看着长大的亲弟弟面前,第一次感到由骨子里滋生的恐惧。

“哥哥。”而始作俑者还在不依不饶地用他哑得不成样子的声音折磨他,半藏痛恨在这个时候还羞辱般使用敬称的胞弟,但他张嘴呵斥就被塞入探进喉管的手指,动动手腕立刻被更大的力道压到关节发麻,白天仪式受礼遗留的疼痛和疲惫成为源氏对付自己的称手武器,他被对方用虎口卡住喉结,呼吸困难抽气着发出濒死的声音,被逼到极致时眼角终于泌出泪水,有那么过于漫长的几秒钟,他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但源氏没有进一步动作了,他维持这个僵硬的禁锢姿势一点点蜷缩起来,用鼻尖和嘴唇小心翼翼反反复复触碰对方后颈皮肤,哀求道:“对不起,对不起哥哥。但没有办法真的好难受,帮帮我。”——这时候他又是半藏熟悉的“弟弟”了:乖巧无害、争吵后总忍不住第一个道歉、像小孩子一样喜欢撒娇。

未来的家主抖着腿快要跪不住,夏日潮热粘腻的空气中耳朵里只有窗外一遍遍不厌其烦的蝉鸣,鳗鱼饭被关在外面不依不饶地挠着门想进来,他的弟弟还像个溺水的人拥抱最后一根浮木一般死不撒手,他犹豫了两三秒为什么会这样,最终的决定却毫无悬念。毕竟,他似乎永远都会对源氏让步。岛田半藏放弃般叹了口气:“你,你先放开我。”

 

 

*用背向的身影和用指向的刀刃

 

 

 

 

 

*用恨

*用非人的身躯

*用“原谅”和愧疚编制的牢笼

 

 

 

 

 

你是能杀掉岛田半藏的唯一武器。

 

 


【坑了】



……我好像还挺喜欢“源氏没有真正原谅半藏”这个梗的……想想有点带感嘻嘻嘻嘻【你有病。】

评论(15)
热度(50)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