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的大纲(1k字+几个流程图)我已经誊写过三遍了。

一次是从老的破破烂烂快散架的本子抄到新本子上顺便整理。

一次是出去耍搞丢新本子,愤怒拿了张破纸凭记忆写。

最后一次是强迫症发作,不想把破纸黏在本子上于是又抄了一遍。


真他妈蛋疼是不是…………

然而仍旧有几个地方我没理顺,算球到时候再说。



祝 观看欢欢~


前文: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83cafc1



-壹-


八月末有一个在马来西亚召开的技术交流会,Mark直到出发当天早晨才想起这件事,然后被助理连人带行李箱塞进汽车后座。他不怎么高兴地往里挪了挪,想在去机场的路上补个觉,就看到副驾驶位上的Dustin冲他挥了挥手。

“你不在受邀名单上。”Mark扫过他脚边的背包,直白指出。

“或者我只是去附近探望下朋友。”Dustin丝毫不介意,笑着拍了下椅背“以及我补了报名申请。”

“别告诉我你将要探望的‘朋友’就是会蠢兮兮给你邮芒果干和自制果酱的那个。”

“哈,真意外你注意到了。”

Mark当然注意到了,从新加坡回来之后Dustin每个月初都会在办公室发那些幼稚的小零食,包裹里偶尔还会附几张明信片,他不止一次瞄到过那个签名,用一种他熟悉了好几年的笔迹写着Allen Berger,顺便说那些水果干他一丁点都没碰过。

“所以说你们成了‘朋友’。”Mark点点头说,抑制住在“朋友”上比引号的冲动,“我猜你还没跟他说实话,‘抱歉你跟我死去的朋友长得真他妈像,能认识一下吗’之类。”

“事实上,我说了。"Dustin直起身越过椅背看向他,“他并不介意,还对此非常好奇。而你只是在嫉妒,Mark。他甚至和Sean都聊得上天,却并不认识你。”

Mark回以一个经典的嘲笑眼神,之后的十九个小时旅程都没跟他说一句话。


“你依旧认为他是Eduardo。”在飞机降落在新山士乃后,Mark终于开口。而Dustin还因为一部飞机上无聊的电影和过长旅途有些昏昏沉沉:“什么?”

“尽管Chris给你讲过所有关于手术、抢救失败、葬礼的事,你有意无意地依旧把那个新加坡的家伙当作Eduardo。”他微微歪了下头,“Dustin,这不太好。”

“我知道你以为我疯了。”Dustin干脆地把背包扔回行李架,完全没有某种类似被戳穿见不得人怪癖时候的尴尬,站在狭窄的过道上与他对视,“我自己都几乎以为该死的我已经疯了,但真的,世界上没有人会从习惯性格到思考模式相似到这个地步。”

Dustin等了会儿,发现他的同伴并没有出现任何他预期的反驳或讽刺,只得转开头去够另一边架子上的提包:“别在意,就当我在犯蠢。酒店已经订好了,会议开始前跟你汇合。”

“我跟你一起去。”Mark忽然说,Dustin惊讶地转过身,“这不代表我认同你的观点,”他扬了扬下巴,“但去看看总没有坏处。”


Allen很远就看到了他们,拿着点餐牌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了Dustin半晌,Dustin回以一个灿烂过头的笑容,用口型大喊:Surprise。 反应过来之后Allen看起来很想冲过来,Dustin摆了下手,背着大包越过桌椅栅栏阳伞花台重重阻拦在室外选了个最靠近花园的角落坐下。Allen立刻就被其他人叫走,把行李包放下后Dustin转向旁边面无表情的同伴:“所以?”

Mark的视线仍钉在Allen后背正中,靠坐在扶手椅里语气却极具攻击性:“所以什么?”

“所以你觉得他和Wardo——”

Allen拿着菜单,字正腔圆地念台词打断他:“下午好,先生们,要点什么?”

“冰拿铁,谢谢。”Dustin配合地接过菜单,“顺便再来个爱的抱抱?”Allen踹了他椅子一脚,最后还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背:“你没告诉我要来新加坡!天啊,我本来可以去机场接你的!”

“那就不能被称作‘Surprise’。冰拿铁,我还要个起司蛋糕。”

“我请了,不客气。”微笑的应待生在本子上记了两笔,望向他始终安静的同伴,“这位先生?”而Mark Zuckerberg抬头和他对视,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呃,这是Mark。”Dustin连忙救场,“跟你提过,我的大学同学兼老板。Mark Zuckerberg。”

“创造了Facebook的那个?”应待生挑了下眉毛,“Wow,很了不起。”他再次冲这位大名鼎鼎的创始人露出笑容,伸出手掌试图展现出更多的善意,“这单也算我帐上,想要点什么,Mr Zuckerberg?”

“你没有Facebook账号。”Mark盯着他的眼睛说,Allen伸出的手僵在半空,Dustin一脸恨不得把Zuckerberg脑袋按碎在桌面上的表情。

“对不起?”

“你没有Facebook账号,你根本不用Facebook,你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

“呃……”Allen的脸迅速变红,出于尴尬和些许羞愧慢慢把手收回来,“其实我不太会用社交网络,也不擅长电子产品。呃,它们,它们的界面对我来说太复杂了。Facebook是很棒的网站,我见过我朋友用过,所以,嗯。”

“Dustin有没有提过你很像他一个朋友?”“Mark!”Dustin在桌子下掐他手臂,Mark完全不为所动,“事实上,他可能有点把你跟另一个人搞混了。”

“哦。”Allen缓慢地眨了下眼睛,站直身体,“我听他说过不少‘这位朋友’的事。可能我们是长得很像?但他是哈佛毕业,我都没考上大学,这不大会搞混的。”

“你难道都没去google一下‘这位朋友’的事迹?”他看似好心地提点。

应待生把点餐板抱在胸前,依旧对这场对话的走向莫名其妙:“……没有,我不太会用电脑。”

“那么这至少证实了你的确愚钝。”Mark语气平板地说,重新拿起桌上的餐牌,“黑咖啡。”


“你到底什么毛病?!”Allen为他们准备咖啡的时候Dustin咬牙切齿地问,“你是想惹毛他看看他会不会砸你笔电还是怎么着?”

Mark看着店内走动的人影,心不在焉:“我只是说出事实。”

而事实是,他有点扭曲地想看到对方被戳了痛脚之后气急败坏的样子,最好能在这里砸几个桌子,他简直有点等不及把拳头揍上那张挂着碍眼笑容的脸。当然这也只是想想,他已经不是十九岁了。但等Allen真的端着他们的饮品回到这边,毫无脾气地将他的黑咖啡放在他面前,还附赠了一碟小饼干之后,他变得比之前更烦躁。

这股怒意源自对事态的不可掌控,在Eduardo拒绝跟他去加州发展之后,它曾经光顾得异常频繁:比如他执意引入广告的时候,比如他在Sean的问题上纠缠不休的时候,比如他背着自己冻结账户的时候,比如他在被赶出Facebook之后断绝往来的时候,比如他的心脏毫无征兆在眼前停跳的时候。

Mark深呼吸两次才忍下去掐住应待生裸露脖颈的冲动,这差不多让他额头上爆出冷汗。Allen显然误解了对方难看的脸色,他在Mark的椅子旁边蹲了下来,仰头观察他的表情:“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这个角度他刚好能俯视对方微微散大的瞳孔,过近的距离让他胸口猛地下沉,无论是紧张的语气还是担忧的表情,它们和遥远记忆中的Eduardo Saverin分毫不差。

Mark左手在桌面上虚握了一下,他有千万种考虑无数等待推翻的假说关于量子泡沫关于维度变迁关于虫洞隧道时间弯曲空间分裂,而此时此刻最真实的只剩心脏忠诚地在胸腔内狠狠跳动的那一下。他抿着嘴唇说“我很好”,收回放在桌上的手。


整个技术交流会上的发言,Mark统统没听进去,他眼前有一个活生生的巨大谜题。

多年前将要成就什么的兴奋感从指尖传来,轻微电流般布满全身几欲战栗,同他曾经设想的不同,固守已有的辉煌城堡并不能使他开心,处在人人敬仰的位置也被证实非他毕生追求;就像比起改进他更偏爱建立,比起防守维护他更擅长破打破常规攻城略地;Mark Zuckerberg需要更艰深的挑战,和永无止境的前行。

他在写字椅上打开笔电,心中无可抑制地钻出对某种可能的渴望,然后活动了一下手指。

Let the hacking begin.



——TBC——



呃,为了避免误解先说一声:Allen≈Wardo。不是替身梗不是!


=====


我发现不是我一写原创就卡,而是特么一写点严肃正经的东西就卡啊啊啊活个球!



微博上看到个笑醉狂的gif :【来源 _独孤求败__


好喜欢醉拳的动作啊啊啊!!!

然而就要被削了。

没了笑醉狂奶要是还不给奶,让叫花子怎么活【。

我的情缘啊你死的好惨…………


马达,一堆事情要做我却只想摸鱼。


就是这样。



评论(30)
热度(56)
  1. 科欧_r6o+老板来碗牛肉面+ 转载了此文字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