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丐受真的就是处于每天都很饿但又饿不死的地步。


明明说好的同人没堆到三个我那么高绝不入坑的我每次都栽在匪夷所思的地方……


太饿了,来点段子先爽一下【啥?


=========


【剑三/苍丐】 恶犬


CP: 苍云(周允先)/丐帮 (左江)



后来周允先又在旧院外枯树桩子旁看到那只狗,头朝里裹在破旧的布料里蜷成一团地缩着,比起前几次木然地靠坐在墙根显得更没有生气。

摆在地上酒壶裂了几道口子,而周允江知道里面一直是空的,说实话他就从来不知道那破罐子除了被邻近的小鬼往里砸石子耍之外还有什么用。叫花子来这里讨了一个月的口,剩饭都不见得有人倒给他更何况在这穷乡僻壤又天寒地冻地方奢侈的酒。

他咬着个包子晃过去,把大半个阴影都落在叫花子身上。


他裸露出的肩臂有大片褪色了的繁复花綉,背脊弯曲消瘦出椎骨嶙峋的突起,头发卷曲蓬乱得看不出模样,又灰尘扑扑地挡在往来的小路上。讨个饭却沉默不语,被小鬼扔了泥巴也并不在意,村里有人是认得丐帮弟子装束的,再加之叫花子再瘦也看着比普通百姓精壮一些,小半月过去了竟也没人敢赶他。直到村人商量着天儿太冷木柴太贵砍了那废弃旧院里的枯树还能烧烧火,结果这事儿还是没办成,叫花子摇摇晃晃站起来一巴掌就劈散了架来的锯头,二十来个壮汉揣着棍棒愣是没敢靠近一个赤手空拳的乞丐三尺。

周允先就是在这时候被叫来的,虽然解决民事纠纷向来不是他的活计,但被迫休假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养伤早就闲出蛋来也就跟着去了。那时候叫花子差不多已经和他们僵持了整天,还在树下站得踉踉跄跄,看起来摇摇欲坠却仍能拍烂所有靠近的物件。他在外面看了一会儿,顺手借了把村人的柴刀掂了掂就朝那棵树走过去。叫花子从他踏进范围内就一直盯着他,在周允先有动作了的下一刻就一反常态主动攻击,上手蜀犬吠日。

周允先忍不住笑,想,疯狗。


那日的结果没什么好说的,丐帮没有打狗棍他自己也没带陌刀,叫花子饿得头晕眼花他也算是带伤上场,有点作弊的大概就是他吃准乞丐体力不支时候下的狠手。那一刀砸得非常深,叫花子没撑住一下子跪了下去,周允先一脚踩上去不给对方挣动的空隙。这丐帮也真不是好相与的,看出他腰口旧伤招招都往那儿招呼,他把柴刀反手插进地面,用力压下身躯,贴近时能闻到对方身上的血锈味儿:“疯狗,还乱咬人吗?”

疯狗从乱发中恶狠狠地望回来:“滚开。”声音低哑粗粝得像是砂石磨过声带。周允先没来由有些高兴,这不,会说人话嘛。

后来树倒了劈成柴火分了,疯狗在他脚下撕心裂肺地吼了一阵也就安静了。周允先走的时候拍了拍叫花子的脸。


叫花子后背现在还能看到结痂化脓的刀伤,血块裹着狰狞外翻的皮肉依附在盘结的肌肉上面,看起来已经有些发黑。周允先在树桩子旁等了半天没见到什么反应,无聊地拿吃了半截的包子扔他:“还活着?”包子的白菜猪肉馅儿半空中就漏了出来,砸在乞丐长发上油油腻腻地撒了一些。

他想起一个词叫“肉包子打狗”,又蹲下去拿手上的棍子戳叫花子后腰:“这个给你用。“

叫花子跟个尸体一样动也不动,周允先放下打狗棍拍拍玄甲站起,陌刀刀锋挽了个玩儿堪堪停在对方头顶:“起来,不然这院子你也别守,烧了得了。”

“公平起见,这回让你三招,来。“周允先说,提着刀往后退了两步。乞丐巍巍地坐起来,发尖儿上还挂着两片白菜肉末仰头和他对视,伸手摸向苍云放在他面前的短棍。

周允先没来由打了个战,血液几乎瞬间涌上头顶涌向四肢百骸,他盯着他乱发下漆黑的眼睛甚至不知这兴奋从何而来,就像曾被围困时逼至绝境的战意,就像以一敌百冲锋陷阵时的酣畅淋漓,就像他的刀他的盾他生存的意义,它们正鼓噪催促着他握紧刀柄。


那会儿月亮正升到头顶,恶犬睁开眼睛。


—— 完 or 待续 ——


丐帮的名字都没找地方塞进来,亏我(拿着病人的名单册)想了那么久。

整J3同人的感觉有点像整原创耶,大背景和门派设定定了之后,那个人的性格经历想法就完全是你的了~  棒棒哒!

说起来这篇的苍丐大概可以参考下上篇日志的这个:


好喜欢头发又长又乱糟糟疯狗一样的丐啊啊啊啊啊!!【有病。





评论(3)
热度(23)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