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扯这一对的段子!


就想脑洞爽爽你打我呀系列

就不开心写正文系列

放开都不要拦我我不管了让我尽情黑尽情污系列



这一对的段子有点散,整理了一下。新的在最后!


【剑三/苍丐】

配对:苍云(周允先) / 丐帮(左江)


Tag 01 恶犬


后来周允先又在旧院外枯树桩子旁看到那只狗,头朝里裹在破旧的布料里蜷成一团地缩着,比起前几次木然地靠坐在墙根显得更没有生气。

摆在地上酒壶裂了几道口子,而周允江知道里面一直是空的,说实话他就从来不知道那破罐子除了被邻近的小鬼往里砸石子耍之外还有什么用。叫花子来这里讨了一个月的口,剩饭都不见得有人倒给他更何况在这穷乡僻壤又天寒地冻地方奢侈的酒。

他咬着个包子晃过去,把大半个阴影都落在叫花子身上。


他裸露出的肩臂有大片褪色了的繁复花綉,背脊弯曲消瘦出椎骨嶙峋的突起,头发卷曲蓬乱得看不出模样,又灰尘扑扑地挡在往来的小路上。讨个饭却沉默不语,被小鬼扔了泥巴也并不在意,村里有人是认得丐帮弟子装束的,再加之叫花子再瘦也看着比普通百姓精壮一些,小半月过去了竟也没人敢赶他。直到村人商量着天儿太冷木柴太贵砍了那废弃旧院里的枯树还能烧烧火,结果这事儿还是没办成,叫花子摇摇晃晃站起来一巴掌就劈散了架来的锯头,二十来个壮汉揣着棍棒愣是没敢靠近一个赤手空拳的乞丐三尺。

周允先就是在这时候被叫来的,虽然解决民事纠纷向来不是他的活计,但被迫休假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养伤早就闲出蛋来也就跟着去了。那时候叫花子差不多已经和他们僵持了整天,还在树下站得踉踉跄跄,看起来摇摇欲坠却仍能拍烂所有靠近的物件。他在外面看了一会儿,顺手借了把村人的柴刀掂了掂就朝那棵树走过去。叫花子从他踏进范围内就一直盯着他,在周允先有动作了的下一刻就一反常态主动攻击,起手龙战于野。

周允先忍不住笑,想,疯狗。


那日的结果没什么好说的,丐帮没有打狗棍他自己也没带陌刀,叫花子饿得头晕眼花他也算是带伤上场,有点作弊的大概就是他吃准乞丐体力不支时候下的狠手。那一刀砸得非常深,叫花子没撑住一下子跪了下去,周允先一脚踩上去不给对方挣动的空隙。这丐帮也真不是好相与的,看出他腰口旧伤招招都往那儿招呼,他把柴刀反手插进地面,用力压下身躯,贴近时能闻到对方身上的血锈味儿:“疯狗,还乱咬人吗?”

疯狗从乱发中恶狠狠地望回来:“滚开。”声音低哑粗粝得像是砂石磨过声带。周允先没来由有些高兴,这不,会说人话嘛。

后来树倒了劈成柴火分了,疯狗在他脚下撕心裂肺地吼了一阵也就安静了。周允先走的时候拍了拍叫花子的脸。


叫花子后背现在还能看到结痂化脓的刀伤,血块裹着狰狞外翻的皮肉依附在盘结的肌肉上面,看起来已经有些发黑。周允先在树桩子旁等了半天没见到什么反应,无聊地拿吃了半截的包子扔他:“还活着?”包子的白菜猪肉馅儿半空中就漏了出来,砸在乞丐长发上油油腻腻地撒了一些。

他想起一个词叫“肉包子打狗”,又蹲下去拿手上的棍子戳叫花子后腰:“这个给你用。“

叫花子跟个尸体一样动也不动,周允先放下打狗棍拍拍玄甲站起,陌刀刀锋挽了个玩儿堪堪停在对方头顶:“起来,不然这院子你也别守,烧了得了。”

“公平起见,这回让你三招,来。“周允先说,提着刀往后退了两步。乞丐巍巍地坐起来,发尖儿上还挂着两片白菜肉末仰头和他对视,伸手摸向苍云放在他面前的短棍。周允先没来由打了个战,血液几乎瞬间涌上头顶涌向四肢百骸,他盯着他乱发下漆黑的眼睛甚至不知这兴奋从何而来,就像曾被围困时逼至绝境的战意,就像以一敌百冲锋陷阵时的酣畅淋漓,就像他的刀他的盾他生存的意义,它们正鼓噪催促着他握紧刀柄。


那会儿月亮正升到头顶,恶犬睁开眼睛。




Tag 02


他抬头往上看,十尺海棠树枝繁叶茂,浅红花簇在春风中细细地抖,青黑枝桠间夹了半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捡了个石子瞄着那块肉就往上扔。

左江要他妈气炸了,轻功不到家飞一半卡树上已经够丢人还他妈刮烂了裤子,一手扒着巍巍的树枝一手紧张兮兮地去提那边破烂裤子,还不忘扯着嗓子骂周允先你个龟儿子,周允先我日你仙人,等爷爷我调息完了下去揍不死你个孙子。小少爷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回头捡了更多石子。

那时天下太平周氏尚存,十尺海棠浅红花簇在春风中细细地抖,枝繁叶茂。




Tag 03


“还有呢?”他问,左手贴上身下腰侧突起的髋骨,它们滚烫地绷得死紧连带那片的肌肉隆起轻微战栗。比起或缺的羞耻心周允先向来非常非常有耐心,就当在教只刚捕获的兽类,过程比结果更有趣。而困兽乱发下有双恶犬一样的眼睛,从皮肉烧到血和骨,恨不能生啖其肉。

他放开压在疯狗后背中央的膝盖,却压下身反手卡住对方喉骨:“别装哑巴,还有呢?”苍云的玄甲黏着皮肉就贴上来,冻得人一个激灵,丐帮差不多本能地要去伸手够扔在雪地里的打狗棒。周允先觉得有点可笑,好整以暇地松了手让他拿,顺便觉得这只狗是不太听得懂人话,那没办法,只有棍棒说话。

但那只手在中途就垂了下去,连带着疯狗的脑袋也砸在了地上。他的声音闷在雪里糊在泥里淌在刺骨的空气里,周允先并没有听清。于是他把人拖起来,好心地拿掉对方下巴胡渣上沾着的血块,又拍了拍疯狗的脸:“大点声。”丐帮转过来的眼珠依旧恶狠狠的,这让他想起当着疯狗面砍掉旧院里枯树当柴火的时候,疯狗被踩在脚下恶狠狠地叫,直到眼珠里那棵海棠的影子轰然倒下。

他居然还能读出他的唇形,干裂着一字一顿。

“我说求你,你 个 龟 儿 子 。“




Tag 04 眼看他起朱楼


从小到大,左江跟周允先说过三次喜欢。


第一次周允先站在院子里练刀,练完了才慢条斯理转过来扬起脖子看趴在红瓦高墙上笑得相当痞子的叫花子:“可是我也是男的。”

“什么?!”左江太过震惊没巴稳从墙外摔了下去。

周允先听了几声对方的痛呼哀嚎进去擦了把脸,出来看到叫花子还趴在墙头,顶着头上一个大包一边红着眼圈喊他的名字一边把琉璃瓦片拍得震天响:“老子不信!你憋想糊弄爷爷!周允先,周允先你给我出来!”

“你要怎么才信?”

“我不管,老子一直当你是女娃娃来的!你驴我!”

他想了想爽快地把裤子一脱,转过身抬眼平平静静地瞧那个叫花子:“这样你信了吗?”

然后左江再一次摔得稀里哗啦的。


第二次是十年后。

左江想想十几岁时候一直暗戳戳念着的小姑娘居然是个男的活生生瞎了好几年就气得要撞树,之后就变着法儿地去欺负那家少爷隔老远喊人龟儿子。周允先不恼,一点也不,在“龟儿子”“兔崽子”的叫唤声中陌刀舞得虎虎生风功夫突飞猛进,一刀一个木头桩子。

后来周家大院一夜之间就垮了。丐帮小弟子前天还坐在墙头瓦片上朝里面扔耗子屎,隔天爬上墙里面已经什么都不剩下,村里人窸窸窣窣,说二十几口人呢被清理得得干干净净悄无声息。左江后面又去了几次,连翻进小院也再不会有人赶。他在院里海棠最高的一丛枝桠上坐了一会儿,又踩着瓦片飞身跃下,忽然觉得很没意思。村里人嫌这地儿晦气,除了最开始还有几个偷子摸进来想揩点油水,再没有人踏入,小院落败荒芜四处杂草丛生,第二年那株海棠也死了。

所以那时候,周允先听他抖抖索索地说完,抬手就甩了个盾出去。丐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砸了个正中,周允先趁机一脚蹬开他鲤鱼打挺站起来摆脱被压制的局势,然后收了盾看那个要饭的还抱着被砸中的后脑勺蹲在地上,十足恶意地笑着指了指他身后,说除非枯树开花。左江放开脑袋回头看了一眼那颗死了七八年的老树。

除非枯树开花江枯石烂,煎水成冰蹇人升天。

丐帮就站起来,因为一颗打斗中松动的后槽牙有点吐词不清:“啥?啥啥?你整那么多成语我听不懂。”

“那这个你听得懂。”

周允先垫了垫刀柄歪了歪头,左江喜欢看他这么眉眼弯弯的样子,青山长河日升月落*,一时晃神刀锋就带着呼啸似要砍进肉里,他直觉往后退了一步,半扇刀面卡在身后枯树上最后堪堪停在脸侧。

苍云连笑容都没有少一分,“滚。”


第三次周允先终于说了好。

那时他因为疼痛弓起背脊,脊椎上一节节的棘突绷紧似要刺破皮肤钻出血肉,汗湿后背上匍匐些新旧不一的疤就着红蓝花綉看上去有股子嶙峋的狰狞;他颈侧青筋暴起,拿手指压上去能感觉到下面拼命跳动的血管,捏着喉间两块细骨的触感就像提起一只垂死挣扎的耗子。他极少认输,更绝不会讨饶,而此时那团积郁的难过像有实体从四肢百骸抽离盘旋过胸口最终聚集在颈侧他们接触的那么一小块湿冷苍白的皮肤上,激得人直哆嗦,他忍不住把脸贴向按压自己命门的手指,蹭了周允先满手滚烫滚烫的水。

“你这个鬼样子,跟他哪里像了。”周允先就着掐着他脖子的姿势凑过去,拍他湿漉漉的脸颊,故作姿态地摇头,“左江跟我干架一百招内不分胜负,输了再来不怕痛更从来不哭。”他另一只手顺着叫花子腰线抚上去,停在他颤抖的髋骨凹陷处,“左江右边腰侧更敏感一些摸了就要炸毛,但干的次数多了也晓得忍住不跳,你晓得我就喜欢把他整出声来吗?”然后蹭过肚脐上方新鲜的刀口,轻轻用力就把一小截手甲挤了进去,“左江眼睛颜色有点浅,我以前笑话他是红眼的兔子,但我没告诉他那挺好看,山川河海都在里头,像琉璃珠子寒星烁烁流光滟潋。”

丐帮就抬起头,似是从他那些无甚起伏的词句中生出些微小的不确定的勇气,小心翼翼地从脏污的乱发缝隙中望过去。他左眼被划了,仅剩的那只眼睛瞳仁泛红,汪在止不住的液体里面,像琉璃珠子,寒星烁烁流光滟潋。


于是周允先伸手帮他把那些过长的刘海温柔拂开,如很多年前笑得眉眼弯弯。

“你说喜欢我,好啊,那就来做我的狗罢。”



=====

* 借了个他处看来的描写,“青山长河,日升月落”,感觉甚帅。【你有病。




========

执业医考过啦嘻嘻嘻嘻嘻嘻!

——然而其实对于一个打算离开医院换工作的人并没有什么卵用。

虽然当初报考这个就完全是为了赌口气,只是为了在别人挥手表示你们检验的又不是医生看不懂这个吧的时候掏出医师证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炫酷地把本本摔在他脸上!

【我不吃药不吃药不吃!


下周有个读书报告要做,周末又不能出去浪了,唉。



就这样~






评论(4)
热度(21)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