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要出去浪,先更!

又是在办公室的更新,科长还在旁边我就不贴表情了...【你对表情到底有什么执念。】


祝观看欢欢!!


================


12

对岛田半藏的恨意曾支撑源氏挨过很多次改造手术。

 

百分之三十四。

这是第一次身体和机械能在最低忍受限度的排斥下成功拼合后,他还剩余的人类部分,来自数以万次的测试、神经通路连接、线路规划、组织坏死切除,断面的重新吻合以及地狱般的复健练习适应训练。它们包括大半个颅骨、百分之九十五的大脑、三分之二的食管气管、完整的脊椎及面部结构、双手臂的肘部以上和一个被捣得稀巴烂的胸腔。因为要进行精准的神经对接,齐格勒博士只有浸润局麻代替更为高效的常规全麻,这让这些改造手术每一个都难度加大同时时间无限拉长,源氏不得不清醒地目睹了自己体内器官被替换,肢体被截除的全过程。

就像个怪物——

他想,半藏把我变成了一个怪物。

 

在了解这具身体的基本使用方法之后,源氏消失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当齐格勒带着调试后的更精准的一些配件去训练室寻找这位守望先锋的新成员时,她只看到四处散落的器械和大打开的窗户,除此之外,竜一文字也不见了。

“别担心,他会回来的。”温斯顿说:“呃,至少得回来把暂时用的替代手臂换掉。”

 

当然,源氏对岛田半藏的第一次刺杀以失败告终。

尽管那次叛变没有彻底覆灭岛田家也让它元气大伤,岛田家的家主似乎从那天起就闭门不出。对花村的熟悉让他的潜入没有受到什么阻碍,源氏毫不停留一路直逼后院走廊,半藏的房间正对着那棵樱花树。然而没有人,他只看到被下人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放在一边的练习弓和叛变发生前半藏没写完的一副字。有些花瓣从院子里飘进来落在砚台上,源氏把它们捻起来全部碾碎。最后他用肋差挟持了一位长老,他告诉源氏自回来后半藏就把自己关在了祠堂再没有踏出一步。

那时候齐格勒博士给No.16每日允许的活动时间是不超过七小时,之后必须让机体进入待机状态以避免人类躯体部分承受过大压力,而源氏已经接近三十个小时没有休息。这让他在试图从屋顶攻入祠堂的时候踩空一块碎瓦被发现,自从叛变后想要暗杀挟持岛田家家主的人显然不少,他差不多是立刻就被众多全副武装的家丁给围住。但这些显然无法阻挡他杀死半藏的决心,祠堂外激烈的打斗声似乎也不能引起家主的注意,等源氏解决完所有人摇摇晃晃站在祠堂紧闭的门外,里面依然死去一样安静。

他的心脏早已被一块合金的液体泵代替,人工肺叶的唯一作用是给剩下百分之三十四的生物细胞提供氧气,因此严格说来源氏没有心跳,呼吸的平均频率保持在每分钟3次。然而现在他胸口起伏仿佛下一秒被安置在肋骨内的金属泵就要因不堪重负而当场炸裂,一墙之隔,他想要手刃无数次的人就在那里。

而他几乎要认不出他。

他兄长曾经永远挺直的背脊弯曲成一个可悲的弧度,背对门口跪下的时候肩胛骨将单薄衣料顶出一节异常脆弱的突起。他听到声音,终于迟钝地回头,源氏看到一张胡子拉碴,眼眶深陷的脸。

这丝毫,丝毫不值得同情。

源氏在眨眼间就闪到了半藏面前,武士晃神得太厉害,他下意识地去摸放在身前的刀却没能拿得起来,只能就地一滚狼狈地躲开攻击。源氏根本不给他喘息的空隙,肋差斜斜一刺将家主过于宽大的衣袍钉穿在地上,半藏一时没有挣脱开被机械忍着对准腹部一拳重击,他像一条被甩上岸的鱼扭动着想要蜷起身体呼吸。直到源氏坐在他身上按住他的左臂和肩胛骨,以一个巧妙的力度重重一错,半藏发出一声闷在布料里的惨叫,冷汗爬满额头。

“不要乱动,”他手指危险地在俘虏裸露的脖颈上收紧,毫无起伏地用自己都觉得陌生的电子音威胁:“否则连你右手也卸掉。”

“家主大人!”

他们僵持的时候更多家丁赶了过来,半藏不顾剧痛以着力的受伤左肩为支点猛然发难,一脚朝身上的智械踹去,关节被扭动痛呼生生压回喉咙里。源氏不得已后跳躲避,顷刻间原本站在外围的保镖都冲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瞄准智械头部。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

源氏只后悔刚才没有果断地捏碎半藏喉骨。“等着吧半藏,”他说,“我终究会杀掉你。”

他如灵蛇般向后高高跃起躲避下一秒扫射过来的子弹,抓住祠堂顶上的横梁固定住自己随后几个虚晃,智械的忍者瞬间就不见了。

而半藏还捂着脱臼的左肩愣在原地,为方才闯入者泄露出的骇人杀意感到莫名的心悸与动摇。

 

百分之二十五。

当源氏跟随守望先锋进攻花村的时候,这是他还剩余的人类部分。违背医嘱的蛮横行事不仅让所有基地成员见识了一向温和的医生也可以狂暴地用手杖敲烂每一个小王八蛋的脑袋,也让源氏人类躯体以过快的速度消磨最终为了保全尚且完好的部分进行再次切割与重组。

出乎齐格勒意料的是,这个不安分的病人在此次守望先锋进攻花村的行动中异常冷静。完成自己的侦查与点杀任务之后,忍者就跳回后院找了一个可以纵观全局的制高点坐下看下面的火光,爆炸的巨响时不时盖住岛田家护卫和长老的叫骂,枪声从战斗打响的那刻起就不绝于耳。

“嗨,介不介意下来搭把手?”牛仔在通讯频道欢快地说,随即被齐格勒敲了脑袋“别去烦他!”源氏感激医者的体贴,伸手关闭了通信器。

 

他要在这个能看到门口的位置,等一个人。

第一次突袭后不久,岛田半藏就离开了岛田家。说是“离开”倒更像是“叛逃”,岛田先后派出了不少人追拿前任家主,甚至下达了死生不论的命令,而半藏就像凭空消失再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眼前。源氏想,那如果用整个岛田家做筹码,他亲爱的兄长是否还敢继续躲藏。那可是他宁死也不愿舍弃的东西,杀掉血亲也想保护的东西不是吗?这一次源氏不会再失手了,他会先让半藏看看岛田家是如何覆灭:双龙壁画的祠堂,神龙的传说,智械时代之中的古老都城是怎样在他眼前被撕裂成一片片。那时候半藏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而他会告诉他的哥哥,这只是他漫长痛苦的开始。

源氏在花村等了两天,最后连战友们都先行撤退。牛仔走之前神情复杂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忍者盯着院子里那棵死去的樱花树,站成一座静默又暴怒的雕像:事到如今他无法接受半藏已经真正放弃了岛田家,这让他兄长对准他心脏刺过来的那一刀和这么多年来他所抗争的他拼命争取的他辗转反侧求而不得的就像一个轻飘飘的笑话。

他在离开花村前烧掉了半藏的房间,还带走了一张相片。

 

百分之十九。

当源氏还有不足五分之一人类部分的时候,他离开了守望先锋。齐格勒博士给他配备的最新机体外壳漆黑更便于潜伏和隐藏,已经被机械完全替代的手臂能在气泵推动下自动弹出手里剑,腰侧和后背分别有特殊的暗扣能将肋差及竜一文字牢牢吸附。新机体更多地使用了仿生材料,将人体免疫排斥降到了最低,自动过滤系统更换下人工肺叶。除此之外,还有比人类感官器官灵敏数倍的信息接收器,每秒进行数万次分析计算的中枢芯片,与基地数据库联网的无线接口,几乎不会感到疲累饥饿的肢体。

他没有心跳没有呼吸,不需要睡眠不能进食,人们会称呼他这样的造物为“智械”,甚至在离开同伴以后他也管自己叫No.23。

 

岛田源氏仅剩的,仅剩的人性起源于一个名字,他的兄长他的外壳他的利刃,他赖以生存的恨他被迫埋葬的爱他灵雀的羽毛,和他必然要亲手毁灭的牢笼。

他带着他剩下的百分之十九踏上旅途。

 

 

——TBC——


=========

下更完结!


评论(10)
热度(93)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