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又要出去浪,先更了!【。】

发现自从在办公室摸鱼写文之后...错字漏字真的变多了,开小窗口不方面回头整篇检查...唉【憋找借口】

废话交给后记,祝观看愉快~



==========

 

13

我有无数次杀死半藏的机会。

后来源氏在尼泊尔跟随禅雅塔修行的时候对他师傅这样提起:岛田半藏很少在同个地方呆上十天以上,通过几个固定的中间人接受委托,独自行动,不与人交流,没有支援与后备,完成之后就离开绝不逗留。他任何时候都一个人,喝比以前多得多的酒,身上永远带着疏于照看愈合不佳的创口,永远的睡眠不足脾气暴躁,永远在凌晨2点勉强入睡,三个小时后又大汗淋漓地醒来。他把刀留在了岛田家,每年只会回去一次。他三十八岁,两鬓已经白了,经常恍神,拉弓的手指偶尔会抖。要杀他会非常非常的容易。

“可能你根本不希望他死。”

源氏扭头去看他的师傅:“也可能我不想他死得太轻易。”

 

那年半藏再次前往岛田家的时候,已经回到守望先锋的源氏也一起去了,看着他哥哥跪在祠堂里从怀里一样样摸出祭拜用的东西。某种古怪的讽刺感令他差点笑出声,这让半藏发现了他并一点就着地送了源氏很多支箭。讽刺的是,在离开岛田家之前,年轻的少主似乎永远学不会掌握神龙之力的方法,这些力量像是对被捆绑于一个人类的身体里分外不满,排斥的疼痛从未停止;而当半藏被岛田家除名过起流浪的生活,神龙奇迹般地安静了,沉睡在他裸露的左臂时刻效劳,就好像它们从不是服务于岛田,只是臣服于同样束缚住宿者的铁链。

而他终于跟他亲爱的兄长面对面,收回架在半藏脖子上的刀刃,他故意叫他哥哥,然后打开面甲。那一刻半藏的表情混合了所有狂喜与难过,惊异与恐惧,绝处逢生的希望及与之等价的绝望,源氏都要以为他会在下一刻因不堪重负而当场崩溃,半藏却只是偏过头问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因为你啊,兄长。

有那么一瞬间他压抑不住汹涌的情绪,他想对这样的半藏和盘托出:因为你。你欠我的。别想再推开我。我终究会杀死你。

 

“我已经原谅了你。”

 

 

 

14

在岛田家的时候半藏叫他“源氏”而非“弟弟”,来到守望先锋之后面对同伴们过分热情(八卦)的问询,提起源氏总是一遍遍有些尴尬地说起“他是我的弟弟。”有趣的是,以前源氏跟在他身后叫他“哥哥”或者“兄长”,现在则成了“半藏”,只除了一种情况。

源氏恶质地偏爱他兄长喉结那一片地方,把它们叼在牙齿之间反复研磨就像野猫戏弄晚餐,与此同时他还要含含糊糊地发出声音:“你同意加入守望先锋的那刻起就应该预料到这些了,哥哥。”所以不要拒绝,看着我,把腿打开。

半藏因为这些难堪的命令和更难堪的姿势而神经紧张,他扬起脖子呼吸仿佛吞吐进这辈子的空气而源氏按住他汗津津的胸口终于咬破他脖颈处的皮肤。他的弟弟似乎从不在意在半藏身上留下的这些痕迹第二天会让当事人多么难堪,事实上,只要他叫他哥哥,半藏不会拒绝他任何要求。源氏捏着兄长脚踝将它抬高到一个近乎耻辱的高度,从腿根出一路啃咬到内侧,半藏咬牙不吭一声抖得像要散架,源氏直起身歪着脑袋顺着他下腹结实的肌肉纹理按压下来,轻佻地笑出声:“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兄长。” 这时候半藏就会浑身紧绷,肌肉鼓起,十指不自觉地握捏成拳,源氏俯下身舔他颈侧暴起的青筋,用舌尖安抚然后利齿穿透。他反复折磨他曾经敬爱的兄长直到最终他总会发出声音,向一边好整以暇的弟弟伸出痉挛的手指,声音嘶哑地喊他的名字:源氏,够了。只有到这个时候源氏才会俯身给他哥哥一个吻,再给予他解脱。“是哥哥让我过来的,是你让我碰你的哦。”

 

一次完成个重大任务之后,接连加班出勤的特工们都叫嚣着没有啤酒谁也别想让他们再动一个手指头。于是几小时后情况演变成差不多所有人都有点嗨过头,他们霸占了酒吧中央最大的一张桌子,随意地碰杯聊天,互相吐槽以及毫无顾忌地大笑。

源氏照例跟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正以水代酒跟韩国的小姑娘猜着酒令,半藏坐在方桌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握住啤酒杯盯着窗外发呆,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几个月前他还背着弓箭漫无目的地晃荡,现在他跟他的弟弟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喝酒,源氏有了很多的朋友,有自己的工作和目标,他看起来很开心。

看起来没人能在酒令上赢过源氏,到后来激起众怒的忍者莫名成了被洗刷的对象,半藏把脸藏在啤酒瓶之后默默地听,逐渐拼凑出他弟弟“死亡”之后更鲜活的形象。最后不知是哪个喝高了的,麦克雷或者谁,笑着抱怨了刚来守望先锋的忍者是多么难搞,刚做完手术就跑掉了,胡乱折腾得差点再次嗝屁,最后还是温斯顿把他从花村背回来。所有人都安静了,笑声突兀地断在空气里,冒失的闯祸者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被齐格勒在桌子底下狠狠拿高跟鞋踩了一脚。

半藏还捏着之前那只空玻璃瓶,面对一桌子人投过来的复杂目光感到冷汗正从背脊上慢慢爬过:那个人是源氏。当他还在花村的时候,那个只身闯入岛田家的祠堂,带着凌冽又纯粹恨意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是源氏。

他的弟弟隔着一张很长的木桌看他放在酒瓶上紧得发白的手指,什么都没有说。

 

那之后,“源氏想要杀死他”这个事实在两兄弟之间终于不再是秘密。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半藏在喘息间问,他头发被解开凌乱地铺在被褥上,上身赤裸因为汗湿在漆黑的房间里泛着光。源氏凑上去亲吻他鬓间白发,声音因为吐息都被埋进对方皮肤里而模糊不清:“很快。”于是半藏就闭上眼,把剩余的所有意志力用来克制自己不要发出任何更羞耻的声音。

源氏用一只手掰过他脑袋,让脖颈光滑的皮肤暴露出来,尖利的牙齿在颈动脉上来回磨蹭仿佛在寻找最致命的切口,身下这具躯体的脉搏在这样的威胁下跳得很快,半藏蜷起了腿本能地伸手抓挠了一下。他抓到了源氏固定住他头部的手臂,然后就安静下来,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命运与终结毫无怨言。

而源氏在只是在他的颈侧落下个羽毛般轻柔的吻。

 

 

15

后来的一次抢点进攻,半藏作为狙击手负责点杀与火力掩护,最后将要撤离时候被去而复返的敌人堵在了狙击点。他躲在几面断壁后面,听到通信器另一头的温斯顿反复询问他具体位置及对方数量,半藏被吵得头痛直接把通信器摘下来扔掉,用最后一支箭爆掉一个倒霉蛋的脑袋,他忽然觉得这大概就是弓箭手悲哀的宿命:总是死于箭不够。

敌人因为顾及他的箭不敢冒然向前,僵持几分钟后对方率先失去耐心,打算直接把这片炸平了事。他欣赏这种简单粗暴的作风,但被用来对付自己就不那么令人愉快。半藏尽量把自己往墙壁上贴平,整栋建筑摇晃颤抖即将分崩离析,轰炸声震得他几乎失聪,天花板一片片剥落下来,巨石轰然倒塌。他曾经以为当他所期待的死亡终于降临时候一定会思考很多,事实上电光石火间他唯一能想到的有且仅有一个名字。

 

岛田半藏一直不敢去确认的是,现在的源氏到底还有多少是人类。

他看到裸露的神经接头、支棱出来的金属骨骼,破损的仿生组织还滋滋冒着火花。智械应该是没有血液的,所以他也不知道那些从他们紧贴的部分蔓延过来的打湿他衣料的温热液体是什么东西。

忍者的目视灯闪烁几次之后重新亮起,他看了眼自己乱七八糟,像堆破铜烂铁的身体,啧了一声,妈的又要齐格勒被骂死。

“源,源氏!”武士惶恐得声音不稳:“你——”他想说你受伤了,但眼下的情况更像是你被炸成渣渣了,他抖着手把散落的一些线路板和零件归拢起来,他的弟弟现在差不多仅剩下一枚头颅再加上胸口以上的一点点结构。源氏示意半藏将他的面甲取开,爆炸后的灰尘让他呛咳了两声,随即盯着他哥哥眉头紧锁快要呼吸过度的脸:“不要哭嘛。”

半藏咬牙忍住喉咙里哽咽的声音。

“哥哥不是一直想知道我还算不算个‘人’么?”他对着武士露出笑容:“你不是一直认为我已经不是“你的源氏”了么?”

半藏的瞳孔在他的注视下猝然紧缩。

“不妨来猜一下,我还剩下多少人类的部分?”

他听见不远处同伴们赶来的呼叫,在废墟中搜索他们的身影,以及更大声的、他弟弟贴在他在耳侧的话语。

 

当它完全消失,在一次次磨损和蜕变中彻底被淘汰;当“岛田源氏”完完全全变成机械体的时候,我一定,一定能够杀掉你了,兄长。

而半藏伸出手将他的弟弟拢在怀中,用沾满尘土的龟裂双唇小心翼翼触碰源氏眼角的皮肤:好的,我等着。

 

 

 

——FIN——

 

 

 

 

 

=============

第一次战了源藏,耶!

1,双龙里面源氏拿肋差抵着半藏脖子时候说过你不能这么轻易的死,总感觉有种微妙的黑感。一般来说不应该说“还有事情没有完成,所以你不能死。”之类的么,简直就像掐断半藏最后退路一样啊...【当然也可能只是我脑太多】

2,源氏身上的数字的问题... 有姑娘告诉我大锤和托比昂身上也有所以更可能是老成员的编号而非机械更换次数的代号。嗷日。被打脸,啪啪啪啪。我错了。

3,之前看过一位太太的分析,说根据源氏改造的情况来看,他身上(脸上)的伤痕过多了。无论决斗时候半藏用刀,用箭,用龙(被龙搞死看起来没什么伤口,参照CG片)都不能造成源氏这种只剩部分躯体到处伤痕的惨状。推测:源氏在被“杀死”之后经历过二次伤害;或者决斗时候有类似爆炸的事件。这篇里的设定是,将人体和机械结合的改造手术会造成人类部分的消耗与损伤,机制可以是物理磨损也有免疫排斥...毕竟存有造血干细胞的骨髓还在嘛..【。】发展到最后,源氏必然会一点人类部分都不剩下的,但意识当然可以在科技帮助下完全保留。

这个时候,他和半藏的弟弟从肉体上来说,已经完全不同了呢。

4,这篇的源氏没有丁丁哦~【?????】

等等让我说完,但他有感受性高潮的能力,就是神经模拟、激素脉冲等等等等,类似于人类高潮时候的生理变化所带来的快感。不然也太残忍了对不对。所以他取得快感的方式就是尽情地折腾哥哥,同时这让他在这方面上具有可怕的耐心和爆发力【????????????????????????】



好哒,暂时就到这里了。

求留言和讨论,下篇再见~~



================

睡了个午觉起来看到评论...桥都麻袋!为什么都说是刀子,这,这难道不是HE吗??【声嘶力竭】难道不是——

源氏:再过两天我会杀掉你的。

半藏;好。

(两天后)

源氏:再过两天我会杀掉你的。

半藏:好。

——的无限loop嘛! 而且为了保证半藏别在自己杀掉他之前就挂了还要拼命看着哥哥... ... 呢。最后就这样一起白头了。

——THIS IS A HE啊!【你滚。】












评论(41)
热度(152)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