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原创科幻交掉啦!

搞完个比较费脑的就想放飞自我一下... 来搞搞半藏!呃,不是来搞搞源藏!



非原作背景,大量捏造。

尽我所能不OOC,如有觉得别扭地方请指出,请大力打我脸!


祝 观看愉快~


=======

雀与晚樱花

by 苍瞳


 

原作:Overwatch/守望先锋

配对:岛田源氏/岛田半藏

等级:R

弃权:不拥有

警告:AU, 源氏私生子设定

 

 

 

1

    所有的一切始于一个清晨,鸟雀在树枝间欢快跳跃,晨曦穿过新叶间隙在地上落下柔和的斑驳光线,在这样远离家乡的地方樱树竟然长得这样好,源氏背着包埋头走进一家拉面店。

他找了个靠街边窗户的位置坐下要了碗牛肉面。这家店的生意算不上好,正是七八点高峰时期却只有三三两两几个客人,老板不见踪影,一个伙计在厨房里面忙碌,蒸汽袅袅中他只能瞧见对方一个模糊的背影。源氏朝一个从他进门起就盯着他脸上伤疤看的小男孩笑了一下,小孩子哇地哭出声来。……长得吓人怪我咯。

过了会儿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咚”地被砸在木桌上,好几滴汤汁溅到桌面。源氏反应迅速地往后退了一点儿避免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烫伤惨剧,他捏着筷子想这服务太差了我要投诉,抬头看清了给他端面的伙计:亚洲人,个子不高,工字背心,大半个肩膀都盘踞着恶狠狠的纹身,黑发高高束起,压根儿没正眼瞧他,还一脸的不耐烦。

岛田半藏。

他几乎要把这个名字念出声来,心跳猛地飙上一百二,还没等理智把眼下情形消化一遍,他已经伸手按住了半藏想要抽离的手臂。

“干什么?”这回拉面店伙计把脸转过来看他,他的语气很平静眉头却皱得更紧,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宣告在老子揍你前快他妈放手。源氏头脑发晕舌头打结,在这长久的对视中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如释重负又咬牙切齿:原来你在这里,原来你躲到了这里。

半藏抽了下手居然没抽动,脸色又黑了一层。其他面店熟客早就知道这新来伙计的臭脾气,横行霸道日天日地基本上只有老板能治,纷纷端起面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一丁点儿。半藏磨了下后槽牙:“放开。”

“我不。”源氏环视四周脑内齿轮飞速运转寻找借口,千载难逢大好时机,自己送上门儿来的岛田家少主,活的。谁放谁傻逼。半藏左手放在桌缘上都准备掀了,听到对面那绿毛的家伙结结巴巴说:“你,你服务太差了。我要投诉!”

“……?”

刚才被吓哭小男孩儿手中的汤勺“啪嗒”一声掉在了餐桌上。满室俱静中源氏在脑内狠狠给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煮面要糊底,烧水要穿锅,洗碗要摔烂盘子,端菜还要被投诉!你就说你能干什么!”

十几分钟后源氏目瞪口呆地看日本最大的黑道世家岛田家(前)少主低头跪坐在店老板面前被骂得跟个孙子似的,感觉这画面实在是太超出他的理解了。而那个亚裔的店老板,一个干巴巴的瘦老头儿浑然不知自己正在颠覆别人的世界观,絮絮叨叨念了一堆“超笨”、“做的饭跟屎一样”、“脾气还臭”、“整天皱着脸别人欠你钱吗”等等令听者胆战心惊的词语。所以当他转向源氏招呼他“这位客人”时候,源氏直觉地挺直了背脊用上了敬语,恭敬地向前探了下身:“您请讲?”

“新来的伙计不懂事,一会儿让他给您道歉再给您重新上碗面来,不收钱。”

源氏神情恍惚地点头,眼角瞅见半藏站起来,一言不发挽起袖子掀开帘子大步跨进了厨房。岛田半藏在给我煮面岛田半藏在给我煮面半藏在给我煮面,哇哦。这种莫名的兴奋一直持续到半藏端了碗面从后面走出来然后再一次“咚”地一声把碗重重砸在他面前,连带整个木桌都跟着震了一下,“请用。”他说。源氏连忙接住差点被震翻的酱油小瓶,努力回忆刚才他是不是看到半藏把手指插面汤里了到底是不是?

半藏放下面就想走,老板在他身后重重咳嗽一声,他又憋屈地坐了回去。快点吃完快点滚,他的口型如是说。源氏差点笑出声来,抽了双筷子双手合十:“我开动了。”

然而。

“这……”他一口面卡在喉咙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这能吃?倒了至少半瓶辣椒油吧?

“你……”源氏被满嘴辛辣激得眼角泛泪,你他妈是不是故意整我?

半藏一看绿毛小子感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心下一惊:不是吧那么好吃,我真厉害?

 

“还有呢?”老板催促。

“……”半藏掀起眼皮看了眼正神色复杂如临大敌夹着一筷子面条的小子,蛮不情愿地开口:“之前有所冒犯,抱歉。”说完还将就跪坐的姿势冲他俯了下身。

虽说这是个过场意味十足且毫无诚意的道歉,源氏还是愣住了,面条从筷尖滑落重新跌回汤碗里,他越过面前泛起涟漪的汤面能瞧见岛田家少主低头时从后脑到背心领口那段距离裸露出的皮肤,骨骼在紧绷的肌理下撑起弧度。他清楚它们在情动时布满汗水的模样,他知晓将双手覆盖上去时候它们在掌控下颤抖不已的触感。岛田半藏的后颈到肩膀这一截诡异的敏感,他曾经无数次假装无意地拿指腹轻轻蹭过,换来对方一个威严十足却对他来说毫无威慑力的瞪视。他所知道的半藏从不低头,绝少道歉,一根筋死扛固执得像个活在江户时代的老头子;他是个武士,骨子里带着不畏生死为荣誉死而后已的决然,然后为了些虚渺的东西撞得头破血流。

他不太了解面前这个脾气暴躁却也乖乖为陌生人煮面,恨得牙痒痒也老实低头说抱歉的人。他们有八九年没见了,自从半藏把一柄冰冷的刀锋插进他胸口里,自从半藏最终也背弃了岛田家。如果不是源氏身上类似吸血鬼嗅到鲜血,恶魔找寻灵魂那样被岛田半藏吸引的本能,他会很难把眼前这个两鬓白发胡子拉杂的人跟从前那个把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骄傲不容瑕疵的少主放在一起。

他们都变了很多。

 

最后在老板监视下,拉面店伙计满脸不高兴地出来送他,敷衍地点了下头就想回去。源氏伸手拦住了他:“难得有缘,不做个自我介绍?”半藏低头看面前那双布满伤痕的手臂,奇迹般没有推开。

“觉得可怕吗?”

“没有,”他伸手去握住了他的:“半藏。”

源氏手上有一块很长很长的旧伤,几乎贯通全掌斩断手指,跟另一个人掌心相对时候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从丑陋扭曲的皮肤浸入,温暖那一块迟钝又麻木的神经。他不由收拢手指:“我们还会再见面。”

 


——TBC——


======

呃,避免误会先说明一下:

半藏没有失忆,他以前没见过源氏的脸;两兄弟没有一起长大。

ps,请某位姑娘自重,不要再未经允许用我的梗了。

pps,抱歉影响各位看文心情。这篇应该不长,速度更完! 中秋快乐!



评论(4)
热度(48)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