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还有个三四更就能完结!

HE,是HE啊相信我!【滚。】


祝观看愉快~

============

 

5

 

做完最新的研究进度汇报之后源氏被部长留了下来。

“你认为‘狼’是一种更接近人类的智慧生物,但测试结果并不支持这一假说。”部长拿指尖点着分发到手上的资料图表:“它并没有通过最基本的智商和认知测试。仅仅是根据一些行为来猜测太不严谨。不过如果你坚持,可以重新设计几组实验来证实。”

源氏盯着桌面没说话,部长叹了口气:“我还听说你从两天前样本形变回狼形之后就停止了一切试验。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

“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项目是上级特批,不涉及任何道德和伦理问题。科技部来支援的小组这几天差不多就到了,拿出点儿干劲儿来,别让他们挑刺。”

“不涉及任何道德伦理。”源氏缓慢地重复:“无论‘狼’是否拥有高等智慧,都只能被当作实验动物看待?”

“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明白了。”他点头,收拾好汇报用材料走出会议室。

 

自从“发情事件”后,源氏成了唯一一个能接近白狼三米内的人。其他组员对他的驯狼手段刮目相看,要知道那天天亮后返回的组员们看到的是一副堪称奇幻的诡异画面:在如飓风袭击后一片狼藉的箱内,一人一狼靠在一起打呼噜。源氏满脸干涸了的血块,睡得口水都要流出来,还把白狼当抱枕一样地蹭,抓住大尾巴上长毛死不撒手。当然他们的组长醒来后发现大家都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还是很有些尴尬,摆摆手站起来,这件事就算这么完了。只除了他撤掉了对着密封室的强光灯、也不再限制样本水分摄入,所有计划中的实验都被无限延后。

源氏看了会儿蹲坐在地上舔爪子的“狼”,接过助手递来的食盒跟水瓶刷开了门禁。白狼对于这个总是一脸欠打笑容人类三天两头钻进箱内的“来访”已经差不多习惯,换了个方向屁股对着对方继续舔爪子。

“唷,今天怎么样?”源氏丝毫没有被嫌弃的自觉:“给我看看你脑袋上的伤口”说完伸手去摸对方耳朵。“狼”摆着脑袋想躲开又被拽了回去,沉默地往来了几个回合,研究组长终于以满手臂牙印的代价按住了白狼脑袋,一边抱怨狼形的白狼就跟变了个狼似的逮谁咬谁一点人形的冷静自持都没有一边在白狼过长的毛发中翻找伤疤:它们愈合得很快,在源氏脑袋上被缝了两针还包着纱布的现在,白狼之前撞击玻璃留下的众多伤口早已陆续掉痂。

“真厉害。”人类忍不住惊叹,“我开始有点明白上边不惜一切手段也要了解‘新物种’的理由了。”

“你浑身都是谜题。”

 

 

中央直属科技部的研究支援小组来得比想象中更早。他们先是兴趣缺缺地翻看了递上来的记录和实验数据,然后径直走向了关着白狼的密封室。白狼像是感知到危险一般在狭小的空间内甩着尾巴走来走去,时不时冲观察窗口龇牙,兽耳低伏毛发竖立。支援组组长是个五十多岁的矮小男人,有着这个年龄阶段欧洲男性常见的啤酒肚还有些秃顶,西装革履一口毫无口音的标准英语,比起研究员更像是个政客。

他跟手下的科学家窃窃私语,又对着白狼的笼子指指点点,最后大声质问研究组成员为什么进度如此滞后,为什么已经抓住了活体样本还提供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为什么这样浪费国家预算和资源?在组员们支支吾吾时候,又让下面的人把笼子打开,把样本牵出来看看。

源氏的确知道狼形的白狼比类人形更具兽性、也更鲁莽,这曾是他记下来打算好好研究原因且暂时没告诉其他人的一个有趣结论。而眼下的情况让这一观点变得不那么有趣了:被紧急电话召唤到实验室,眼前一片鸡飞狗跳。支援组的人显然小瞧了白狼的力量和攻击性,以为有了项圈和铁索就能像牵狗一样让它乖乖走出来趴好,结果被白狼拽得飞起,从实验室这头一路横冲直撞拖到那头,看上去就像西部片里那些被捆住双手拖在飞奔马匹身后要死不活的可怜人。在场所有人都手忙脚乱,没有武装组的协助连备用的麻醉枪也连连打偏(还有一针扎进了自己人的脚背里)。自从发生过工作人员被样本挟持事件,为了更快的响应效果,源氏已经把白狼的植入芯片修改成依靠特定口令激活。而问题是拥有口令权限的人(包括源氏自己)都恰好不在场。

当时白狼已经离出口很近,拽住它项圈铁链的那个倒霉蛋几乎头破血流失去意识,武装组正在赶来的路上,实验室用光了麻醉针。它咆哮一声跳上了离门口最近的实验台将一桌子瓶瓶罐罐统统扫在地下,混乱的化学反应升起一阵浓密烟雾。刺鼻的气味中组员四处逃散,支援组的组长更是毫无形象地大喊大叫急得跳脚,竭嘶底里地吼着一些粗鄙的单词。但没有谁敢靠近挣脱了束缚的白狼,它朝着这个牢笼最后龇了龇牙,转身向门口跑去。

岛田源氏挡在了它面前。

 

那一秒似乎变得无限无限漫长,白狼看过来的目光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哀求,它之前对着研究组的凶狠和狠厉全都不见了,它向他低头,发出轻微地呜呜声。它身后是囚禁它将近两个月饱受折磨的地狱,岛田源氏站在它通向自由唯一路口的中央。这时候高傲的白狼终于示弱,不安地抓挠着地板,只需要源氏退后一步,只需要他退后一步。

源氏说:“洋葱小鱿。”

熟悉的麻痹感和疼痛同时击中了白狼,它连发出哀鸣的时间都没有就向一边轰然倒下,狼巨大身躯砸在布满碎玻璃片的地板上发出可怕的声音。

 

空气凝固般静止了一秒,又立刻被打破,组员们七手八脚地把被击晕的白狼搬回笼子,新来的人越来越大声地抱怨着实验室的安全隐患,武装组终于姗姗来迟,被批评了一顿支援不利之后给实验室补充了更多的麻醉针甚至还放了几把足够轰烂白狼头颅的火弹枪以备不时之需。接着是后勤的人来收拾现场,科技部那个秃顶男人嚷嚷着要开讨论会,点名岛田源氏看管不利玩忽职守,必须为这次不良事件负责。

然而源氏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注意到白狼在武装组到达时候就醒了,它没有任何动作没发出任何声音,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侧躺在牢笼边缘,听武装人员教其他人如何用电击枪让它四肢抽搐,或是把子弹打进它的心脏里。

至始至终白狼没有再抬头看自己一眼,岛田源氏和其他所有把它当做畜生的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TBC—— 

 



* 研究组的人一定是群武器命中率只有百分之二的安娜。

* 其实白狼芯片的电击口令应该是:“有基佬开我裤链!”啊,想想源氏这么一吼,白狼藏就惊慌失措四处乱窜最后被切翻在地的场面,多么符合实际……【不。】

* 为欧豆豆辩解两句:就算当时给白狼让道白狼也是绝对逃不掉的,不说它体内的芯片,光是实验室外的武装都够它死几回。源氏其实算是在……救它?




最近玩半藏终于有点手感,水平也比较稳定了……啊,练了60小时,终于能在鱼塘竞技中用人头和伤害量糊那些让我换掉半藏的人的熊脸了。

实际上,我dps真的只会半藏啊!!你们让我换,我换谁不是个送啊!!


不过还是容易慌 一慌就瞎JB乱射,唉 心态不过关【。】


嘿嘿嘿嘿,明天放假!

提前祝大家2017哈皮!!元旦快乐!


评论(29)
热度(132)
  1. 純度45%+老板来碗牛肉面+ 转载了此文字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