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来啦!我真勤快!【你快滚】


啊 周日上班太困了... 还好春节假就在前方不远了,同志们坚持住!


恶鬼藏上线!

【这篇坑蒙拐骗的伪科幻终于不可避免地走向了魔幻... ...我的锅】

祝 观看愉快~



==========



7

在源氏的判决结果下来前,坏消息先到了。

 

白狼的种群是近些年唯一被人类捕捉到蛛丝马迹的“狼”,它们活跃的地点和出现时间段也能跟之前狼群文献中的数据联系起来,最后在地图上汇总成一条缓慢迁徙的路径——这说明新物种的繁殖能力极有可能并不强,二十年前出现的狼群与眼下的狼群正是同一个,而它们就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狼”。

这个结论小小地振奋了科技部的人员,并让他们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以俘虏的白狼为诱饵,将狼群灭亡在这里。

 

整个计划执行的过程异常惨烈。

白狼以类人形态事先注射过相当剂量的肌肉松弛剂,然后被带到预测的狼群活动地带,将四肢用锁链捆缚在支架上固定。小型无人机携带摄像头分别分布在这片几乎被冰封的土地上空,几个备了重兵器的武装小组配埋伏在四周,只等狼群现身就将它们屠杀殆尽。而白狼就像知晓他们目的一样固执地拒绝发出任何可能引来同类的声响,科技部的人尝试了各种手段依旧拿他毫无办法,直到有人提出考虑到犬类灵敏的嗅觉,白狼的鲜血会是更加优秀的诱导剂。

于是现场人员开始在不杀死白狼的情况下,让他流尽可能多的血。这不需要太多医学技巧,“狼”天生强大的愈合能力让实验人员可以毫无顾忌地用刀锋切割他的肌肉和血管。

 

地狱的景象也不过如此。

白发的神祇被束缚在刑罚的铁柱上被反复割裂躯体,暗红色的液体很快就溢满全身,沿着他被吊起的小腿足踝滴落在雪地上。到后来连白狼的毛发都见不到一块干净颜色,浓烈的血腥气直往鼻腔里灌逼得人五脏六腑都要翻搅出来,他依旧没有叫喊或者说早失去发出声音的力气,只是把头颅垂在一边,沾满腥红的纠结长发掩盖住他可能的表情,留下一个被折磨得扭曲抽搐的诡异身形。讽刺的是,在这个科技与文明的现代世界,人类居然还要用这种类似野蛮人食人族的兽性方式,以要求存活,以要求延续,以要求继续站在进化链顶端继续支配这个星球绝大部分资源。

然后如他们所愿的,狼群出现了。

人们先是听到了狼嚎,从一个方向远远传来。远在实验室指挥的领头人立刻通知武装组准备,原本奄奄一息挂在树上的白狼忽然间挣动起来,颈侧青筋暴起,向着声音传来的位置愤怒嘶吼。狼啸并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近,不久武装队员已经可以从挂满积雪和冰棱的枯枝间隐隐约约瞧见“狼”的影子:处于正常周期的新生物还在冰封的冬季维持着狼形,它们数量不多,对那些隐藏在暗处对准它们的枪口浑然不觉,三三两两地靠近流血的白狼。

“开火!”

人类难掩兴奋地下令。

 

而最终,通过加密频道紧急投送至到中央的邮件并非捷报。他们大概杀死了十几只“狼”,武装组却几乎全军覆没。

负责摄像的无人机在战争中途就被人摧毁了,图像传输中断前的最后影像,是白狼。与其说白狼,倒更像是地狱爬回来的恶鬼,他的皮肤在极度失血条件下变得灰白,金纹迅速转为暗红,额头上似乎有尖角破皮而出。来自噩梦的尖啸刺破耳膜,他完全没有了几分钟前等死般的颓势,眨眼间就挣脱了锁链,向着还在翻检同类尸体的武装士兵猛扑了过去。就在他移动前的那刹那,他们看清了“白狼”的眼睛:那里已经没有狼标志性的金色竖瞳,甚至连瞳仁都没有,只有空洞而渗人的杀戮磷火在深处燃烧。

这是科研部曾费尽心机想要诱导出的二次进化,“狼”的第三形态,没想到以这样的时机展现在他们面前——一个失去理性、嗜血、狂怒又绝对强大的恶鬼。

 

拯救在场所有人的,是岛田源氏留在白狼颈下的芯片。

自从接管实验室后,科技部的所有人都获得了激活芯片的权限。一个被恶鬼吓得差点尿裤子的组员在对方举起利爪之前慌乱地尖叫着喊出了口令。它停住了,却并不像曾经的类人和狼形那样立刻被击倒,只是因为忽然降临的疼痛摇摇欲坠疑惑不已。紧接着更多人喊出了口令,因为畏惧恶鬼而反反复复,声嘶力竭,像终于抓住了它把柄一样毫不留情,一遍遍激活芯片直接从脆弱的脊髓后方给予对方电击,直到强大的恶鬼终于倒下,控制不住地在地上翻滚挣扎,甚至是失去意识过后很久,也没有停下。

 

剩余的两三只“狼”逃走了,恶鬼在晕厥后迅速形变回狼形,剩下的组员把它拖回实验室关进了笼子。这次,白狼过了很久都没有醒来。

科技部损失惨重,大半个武装力量都毁在这次鲁莽的行动里。而白狼二次进化后的恐怖也让他们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与紧迫:他们显然还低估了新物种的进化潜力。难以想象如果剩下的“狼”全都进化成这种类似杀人机器的形态,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多大的恐慌和动荡。

如今狼群也受了重创,趁此机会主动出击剿灭所有新物种刻不容缓。

 

 

 

托“老朋友”的福,源氏比中央的人更早一点看到这份请求武装支援和大面积围剿准许的申请。现场的惨状在这份三页的书面报告中,只用了寥寥数语一笔带过。但源氏能够想象那些画面,不知道白狼被绑在支架上等待血液流干或者看着同族在眼前被屠杀时候会想些什么,这甚至能让他脱出生物生长的周期与必然规律,强迫自己蜕变成一个毫无感情,只懂杀戮的恶鬼。

不同于普通生物的一代代的突变筛选,生存选择决定生命进程与方向,几千年才逐步完成的漫长进化。

痛苦——

他放开电脑,漫无目的地看向天花板:痛苦,是“狼”迅速蜕变的驱动力。

 

“我可是早就警告过你的,岛田源氏。”他的老朋友难得用这样正经的语气:“安心在总部再呆几天,现在委员为的人都倾向于接受你的辩解。等最终决议下来后你就可以回到实验室继续当你的研究员,别趟这趟浑水。”

源氏没回答,只是背对电脑摄像头在衣柜底端翻找什么,Sombra升起某种不好的预感:“别告诉我你要——”

“Bingo!”

青年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用那把程亮的短刀顺手耍了个花,插回刀鞘别到腰后:“希望我身手还没有退步得太夸张。”

“你在说胡话。”墨西哥人面无表情地下了结论,还自己点了点头:“你的‘狼’一定不仅倾国倾城,还会像人鱼一样唱那种洗脑水手让他们心甘情愿前仆后继去送死的歌对不对?”

源氏忍不住想象了一下人鱼造型的白狼给他唱歌,打了个寒战:“别那么说啊Sombra,不如祝我好运。”

“我一直以为没人比我更疯了。”黑客摇头:“我会给你提供后方支援的。”

“谢谢你。”

“别高兴的太早,价格可不便宜。”

源氏做了个致敬的动作,而后关闭通讯。

 

这是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个夜晚,白狼被俘虏后两个月零四天,狼群格杀令下达并执行前四十八小时,除开十年前执意离家,一个人跑来远离家乡的地方按自己喜好生活,他很久没做过这么出格的事,也很久没有这样强烈的愿望想到得到什么东西。

源氏检查了自己的短刀和其他装备,最后确认了一下房间外负责监视他的巡逻人员位置,做好伪装工作,打开玻璃窗,悄无声息地跃了出去。

 

他要那只想杀死自己的白狼。



——TBC——


*其实想想一群人惊慌失措大喊“洋葱小鱿”的画面……太想笑场了。【谁害的!】


========


说真的看到那样的春节皮肤,还有西游记皮肤,我是拒绝的。

怎么还不给半藏一个金皮!!散发中年藏!或者现代装藏!眼镜藏!人鱼藏!蝾螈藏!龙藏!兔子藏!丘比特藏!各种藏!!!

【...........你等等??】


评论(30)
热度(113)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