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就过完了...又回来上班更文了!【。】

……其实本来还打算再偷懒几天的,结果休假的科长提前回来了,唉,还是摸鱼写文吧【??】


下更就能完结啦!……结果好像都没肉……补在番外好了!

祝 观看愉快!


前文: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ddfafbf

============


8

当哨戒人员发现源氏不在房间并匆忙向委员会报告的时候,他刚降落在几千公里之外的雪原。除了差不多算半个损友的Sombra,在离开岛田家之后他从没有动用之前的那些“关系”,这次算是个彻底的破例。

“少爷,”直升机飞行员还习惯用着曾经的称谓:“路上小心。”

源氏轻巧地从飞机上跳下来,低头检查随身装备:“我会的,谢谢。”

 

“连上实验室内网了。”耳机里唯一盟友的声音从更遥远地地方传来:“情况有点不对劲儿,C3 D5区已封锁,警报也被拉响了。”

“C3区是样本室。”源氏飞快地在脑内过了一遍地图,坐进越野车驾驶位一脚油门踩到底。

墨西哥人在那边吹了声口哨:“看来我们的美人鱼不是那种会乖乖等待王子拯救的公主,不过你得快点,他们已经在调动实验室武装组了。”

源氏已经懒得纠正Sombra对白狼恶趣味的称呼了,只是坐在车里咬牙切齿:“D5是手术器械和准备室,他想干什么?!”

“谁知道呢。”他毒舌的盟友又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在窃听连线内的动静:“……第一支五人武装小组全部失联,实验室所有武装已经全部动员,封锁区域扩大到整个CD区。不得不说,小王子的公主真的很辣。”

而小王子脸色铁青只恨不得把脚踩进油缸里,趁着夜色向实验室方向一路飞飙。

白狼很聪明,“屠杀事件”之后固守实验室的武装组元气大伤,趁着新的支援还没有到达,这是最佳的逃跑时期。但这也是刚经历过漫长折磨白狼的体能低谷,同时实验室所有的现存武力都绝对警惕,更重要一点——他们不会再手下留情:白狼不再是珍贵的活体标本,他是人类的敌人,是必须被毁灭的对象。

 

此时的实验室已经乱作一团,几乎所有科技部或者研究人员都撤离现场。不知谁破坏了供电线路和备用电源,视野里仅有的光亮是武装组配备的应急照明。这对源氏倒是件好事,他趁乱劈晕了一个武装队员,伪装后跟着小队混入实验室。接着就是确认白狼的位置,在带着定位芯片的情况下这本该不难,但CD区因为实验性质问题布满干扰屏障,白狼大概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暂时没有——

源氏猛吸了一口气,被一个可怕的模糊念头扼住了喉管:在手术器械室还能干什么,白狼想要把芯片取出来。

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给自己做手术,芯片的尾芯连接延髓和脊髓,稍有差池他极有可能当场毙命。源氏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太乱来了。

就算是Sombra也没法再屏蔽场中精准定位,源氏只有赌一把运气,从最靠近D5区的东南方角开始搜索。绕过几个空无一人的准备室,他敏锐地闻到一丝血腥气。看来命运还在眷顾着他,顺着血味和消毒水的味道他很快发现了第一个已经失去意识倒在走廊一角的武装人员。出于谨慎,他还是停下来检查了一下:武器被解除,没有生命危险,创伤主要来自脑侧的重击,其次是咽喉创伤。之后源氏又陆续发现三两个队员,无一例外咽喉重伤:白狼依旧畏惧着口令芯片激活后的电击,不得不先下手破坏掉对方声带。

那个他亲手给白狼戴上的项圈,现在成了所有人都可以使用、指向白狼心口最锋利的的刀刃。

 

他在路过一个隔间时候听到墙后传来轻微的碰撞声,屏住呼吸侧身朝那边靠近,黑暗中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甩到了他的手背上。源氏反应迅速伸手就要去够后脑却突遭重击,狠厉的力道劈得他整个脑仁都在震。得益于从小的体术训练他没有立刻晕厥,忍住呕吐感就地一滚躲过二次攻击。

“等等,我——”白狼的金色眼睛在缺少光源的狭小空间里非常显眼,兽类的狭长竖瞳带着冰冷残影在源氏面前一闪而过。他想说我不会伤害你,他想说我和他们不一样,他还想说请相信我吧,然而白狼动作很快,在源氏发出更多音节前,两指成拳狠狠击向了他的喉管。“咳!”吐出一口浊血后,他依旧没有放弃,尝试出声失败就伸手去够白狼的手臂,只要白狼相信他,就还有机会——

更重的一击劈在了源氏的颈动脉处,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他几乎立刻软倒,不甘心地松开手陷入意识抽离的黑朦。

 

 

起先他并不清楚是什么惊醒了他,直到耳边越来越吵才费劲儿地撑开沉重眼皮。

源氏花了两秒来理清现在的状况:他享受了和之前那些被放倒武装队员同样的待遇枪械短刀连同藏在裤腿的匕首都被搜出来扔在房间对面,除此之外还被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皮绳捆住了双手。不过白狼应该没料到他会醒那么早,此时正趴伏在离他两米远的实验台上一动不动。接着他找到吵醒他的东西了,是一只灰色毛皮的小狼,此时此刻正焦急地围着白狼毫无反应的身体团团转发出急促地哀鸣,并时不时用吻部戳弄他脑袋。

“狼群”的外援,尚在混沌中的脑袋迷迷糊糊思考:应该在“屠杀”当日的接触让他们约定了逃亡方式和日期,然后小狼按计划潜入并破坏了实验室电源……

源氏猛地坐直身体:整个狭小空间的血腥味浓厚得不正常,而白狼显然不是来趴在桌上睡觉的,他——

似乎是被小狼戳痛,白狼支撑着手臂坐了起来,源氏赶紧闭上眼睛歪倒身体假装昏迷,不过对方根本没在看他停了一会儿之后又伸手握紧放在桌边的小刀,拨开背后的银发。这下源氏知道满屋子的血味是怎么来的了,白狼后颈芯片附近的位置被他自己划开了一个很深的切口,芯片被埋得很深,他一定是在用刀尖在伤口内翻找芯片的时候痛晕过去了。

白狼极度压抑的喘息让源氏十分难受,没法再假装和沉默下去他叫不出声音使不上力气只拼了老命把身侧一个不锈钢手术器械盘推下桌子。清脆的巨响终于把房间里其他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小狼立刻弓起身体保护性地站到白狼前面,冲着源氏龇牙咧嘴。

“我,咳咳——”谢天谢地他还艰难地挣扎出几个单词,虽然声音极其难听已经完全不能被芯片识别,每发出一个音喉咙就跟被人拿刀捅穿气管一样刺痛。他像吞咽刀片一样把溢出来的乌血咽回去:“我,帮,你。”怕被误解,源氏笨拙地用被绑起来的双手够了下自己的脑后:“芯,咳咳咳,芯,片。”

小狼反应巨大,咆哮着就要跳过来撕了他,被白狼低声喝止。但痛得神情恍惚的男人显然也并不打算相信他,只是歇了口气,无视源氏快急疯了的眼神重新用沾满滑腻血液的手指捏住了刀片继续把它探入切口。源氏的确坐不住了,也不顾灰狼的威胁连滚带爬地朝对方靠过去:“不,能……不,能,用,刀!”

翻弄创伤的疼痛让白狼又短暂地失神了几秒,源氏趁机挣脱了之前就被他偷偷弄散的皮绳,飞扑过去把白狼的手术刀踢飞,他动作太快,等小狼反应过来源氏已经窜到白狼身后,它恶狠狠瞪着源氏的样子就像想用后槽牙把他颅骨一点点磨碎。

等白狼再睁开眼,后颈温热的触感让他一个激灵。源氏深吸口气用指腹来回摩擦那一小块鲜血淋漓的皮肉:“相,信,我。”他能感到白狼身体在他手指下僵硬轻颤,折磨与逃脱消耗了他大部分精神,强撑到现在的白狼看上去就像一张被绷得过紧的弓,只要再施加一丁点压力都能让他就此崩溃,源氏放软了声音,低头去亲吻他的伤口:“求,你。”

相信我。

 

 


 ——TBC——

 

*这节总结起来就是:

加时阶段对面源氏憋着大招兴冲冲一个shift冲进点内想再续一秒,然后台词都没念完就被我方半藏二话不说毫不留情地果断爆头。消灭了源氏100,胜利,可喜可贺。【?】

 *忽然有点萌小狼/白狼 【你给我等等等等等等??】

 *而且源氏一字一顿地说话,看起来特别像智障。【……?????】

 


啊每天都在鱼塘遨游,到底什么时候能练好半藏。

顺便求一求兄弟年下的原耽推荐啊!曾经不吃骨科错过好多,饿得吃手手。






评论(19)
热度(80)
© +老板来碗牛肉面+ | Powered by LOFTER